1. 聚禄鼎_一站式企业服务平台!首页
  2. 托运须知

诗经伐檀全文注音,诗经伐檀原文

诗经中

诗经伐檀全文注音,诗经伐檀原文

《伐檀》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水清而鱼肥兮!河水清且涟猗。我其修德而无怨兮。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是以我之为人也,惟其素食而好菜,惟其乐饮而嗜酒,惟其好恶而乐忧。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置之河之侧兮。有马百匹而无一足也,无车千乘而无一卒也。河水清且直猗。彼民多而好耕者兮?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我欲食无鱼之甘矣!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轮兮,置之河之漘兮。河渠无鱼鱼食兮?河水清且沦猗。我与尔同食而食其天兮!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是以我为尔之女,其可乎?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词句注释方面

坎坎:象声词,伐木声。

寘:同“置”,放置。

干:水边。

涟:即澜。

猗(yī):义与“兮”同,是语气助词。

稼(jià),播种的意思。

穑(sè),丰收。

胡:为什么。

禾:谷物。

三百:意为很多,并非实数。

廛(chán):通指“缠”。古时度量单位。三百廛即三百束。

狩:冬猎。猎者,夜也。旄里都是打猎的意思。

县(xuán):通“悬”、挂。

旄(huán),猪獾。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年幼的貉。

君子:此系反话,指有地位有权势者。

素餐:白吃饭,不劳而获。

辐:车轮上的辐条。

直:水流的直波。

亿:通“束”。

瞻:向前或向上看。

特:三岁大兽。

坟(chún):水边。

沦:小波纹。

囷(qūn):束。一说是圆形谷仓。

飧(sūn):熟食,这里泛指饮食。

译着作

砍檀树的声音坎坎当当呀,棵棵放在倒堆河边呀,河水清,微波转呦。不旱来不涝下,何以种庄稼呀?不种来种,不收来收,为什么三百捆禾要往家里搬呀?不放牧来不放牧,何以有了绿草黄杨绿呀?不冬狩,不夜猎,为什么看见你家院子里的猪獾挂着呀?那是谁,把我的家养在这荒山野岭上呢?那些老爷君子们,不会吃白饭的闲饭呀!

砍掉檀树,做成车辐呀,放河边堆成一个地方呀。砍柴来挖呀,为何一窝柴要两担啊?河水清清爽爽的直流注呦。不砍柴来不烧火,何以有柴烧呀?不种来种,不收来收,为什么三百束禾都得独取呀?那是谁啊,不听我劝不收粮呀!不冬狩,不夜猎,为什么要看到你们院子里的兽悬柱呀?那些老爷君子们,不会白吃饱呀!

砍掉檀树,做成车轮呀,棵棵放倒河边屯呀。不耕种来不耕种,何以有今天的丰收在望呢?河水清了,泛起了波纹呀。不夏耕来秋锄,何以把犁弄到荒坡上啊?不种来种,不收来收,三百束禾为什么独吞呀?那是什么鸟啊,叫得人心烦意乱呀!不冬狩,不夜猎,为什么看到你家院子里吊着鹌鹑呀?那些老爷君子们,不就是白吃腥荤嘛!

欣赏

全诗洋溢着劳动者讽刺统治者,痛斥社会现实不公。第二章主要写诗人的爱国情怀和忧国忧民的思想感情。三章诗交叠,意同一首,根据诗人感情的发展线索,可以将其划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写伐檀造车,艰苦卓绝。作者通过对伐木工人生活和心情的描绘,深刻地揭示出伐檀造车是一种极其艰难的体力劳动,而这种体力劳动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不容易呀!前二句直叙其事,第3句转入描写抒情,此《诗经》中罕见。在这种心情中,他们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不满和愤怒,于是他们在河面上徘徊。伐木者将手伐檀树运至江边时,迎着微波荡漾,清澈见底,不禁叹为观止,自然之美,悦人眼目,还为这些伐木者提供短暂的放松和喜悦,可是,那不过是一瞬间的感觉。由于他们身负沉重压迫与剥削的枷锁,又自然而然的在河水中自由的流淌,联想一下,我整天都在做着沉重的工作,一点自由都没有,由此引起他们内心的不平。

所以随后的第二个层次就由现在的伐木造车联想到还得为剥削者种植庄稼,狩猎,而且所有的收获物都被占用了,自己什么都没有,越想越生气越不可抑制,忍不住提出了严厉责问:“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

第三个层次承此进一步揭示了剥削者不劳动的寄生本质,巧用反语结句:“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彼君子兮!不素菜兮!”、嘲讽剥削者,点出主旨,表达胸中蕴含的反抗怒火。

本篇三章复沓,用换韵重复咏叹,不仅有利表现了伐木者抵抗的心理,也对内容起了辅助作用,比如其次、三章为“伐辐”“伐轮”节,在指出伐檀用于造车,还隐含着其工作没完没了。第四、五章分别用“伐木”和“伐辐车”两个词作为描写对象,从不同侧面揭示出剥削者的悲惨处境及由此而产生的悲惨遭遇。其他章节猎物名称转换等,还表明剥削者对于猎取之物,不论兽还是禽,无论大小,一概不客气,据为己有,显示其贪婪本性。第四章则通过描写伐木过程及砍伐后所造成的惨状来反映人们的不幸遭遇和社会现实,并以此寄托作者对社会生活的同情与热爱之情。整首诗直抒胸臆,叙述充满愤怒情感,没有渲染,增强真实感和揭露力。《诗经》杂言诗以其丰富的题材和多样的体裁成为我国诗歌史上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不仅继承发展了诗歌传统,而且影响着后世文学。此外诗歌句式灵活多样,由四言到五言到六言不等、七言以至八言,纵横捭阖,或直或讽,还让情感得以自由,充分地表达,堪称最早杂言诗之典型。

《诗经》—《伐檀》的原、译

原文中:

坎坎伐檀兮,寘(置)河干兮,河水清且涟猗。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寘之河边兮,河水清且直猗。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

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轮兮,寘之河墓兮,河水清且沦猗。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

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kǎnkǎnfátánxī,zhìzhīhézhīɡānxī. kǎnkǎnfátánxī,zhìzhīhézhīɡānxī.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干呵。

héshuǐqīnɡqiěliányī. héshuǐqīnɡqiěliányī.

河水清且涟猗。

bújiàbúsè,húqǔhésānbǎichánxī? bújiàbúsè,húqǔhésānbǎichánxī?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búshòubúliè,húzhāněrtínɡyǒuxuánhuánxī? búshòubúliè,húzhāněrtínɡyǒuxuánhuánxī?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

bǐjūnzǐxī,búsùcānxī! bǐjūnzǐxī,búsùcānxī!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kǎnkǎnfáfúxī,zhìzhīhézhīcèxī. kǎnkǎnfáfúxī,zhìzhīhézhīcèxī.

坎坎伐辐兮,寘之河边兮。

héshuǐqīnɡqiězhíyī. héshuǐqīnɡqiězhíyī.

河水清且直猗。

bújiàbúsè,húqǔhésānbǎiyìxī? bújiàbúsè,húqǔhésānbǎiyìxī?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

búshòubúliè,húzhāněrtínɡyǒuxuántèxī? búshòubúliè,húzhāněrtínɡyǒuxuántèxī?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

bǐjūnzǐxī,búsùshíxī! bǐjūnzǐxī,búsùshíxī!

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kǎnkǎnfálúnxī,zhìzhīhézhīchúnxī. kǎnkǎnfálúnxī,zhìzhīhézhīchúnxī.

坎坎伐轮兮,寘之河之墓兮。

héshuǐqīnɡqiělúnyī. héshuǐqīnɡqiělúnyī.

河水清且沦猗。

bújiàbúsè,húqǔhésānbǎiqūnxī? bújiàbúsè,húqǔhésānbǎiqūnxī?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

búshòubúliè,húzhāněrtínɡyǒuxuánchúnxī? búshòubúliè,húzhāněrtínɡyǒuxuánchúnxī?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

bǐjūnzǐxī,búsùsūnxī! bǐjūnzǐxī,búsùsūnxī!

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译着作:

砍檀树的声音坎坎当当呀,

棵棵放在倒堆河边呀,

河水清,微波转呦。

不种来种,不收来收,

为什么三百捆禾要往家里搬呀?

不冬狩,不夜猎,

为什么看见你家院子里的猪獾挂着呀?

那些老爷君子们,

不会吃白饭的闲饭呀!

砍掉檀树,做成车辐呀,

放河边堆成一个地方呀。

河水清清爽爽的直流注呦。

不种来种,不收来收,

为什么三百束禾都得独取呀?

不冬狩,不夜猎,

为什么要看到你们院子里的兽悬柱呀?

那些老爷君子们,

不会白吃饱呀!

砍掉檀树,做成车轮呀,

棵棵放倒河边屯呀。

河水清了,泛起了波纹呀。

不种来种,不收来收,

三百束禾为什么独吞呀?

不冬狩,不夜猎,

为什么看到你家院子里吊着鹌鹑呀?

那些老爷君子们,

不就是白吃腥荤嘛!

伐檀源于《诗经》?

《诗经。魏风。伐檀》今并存三小节:

坎坎伐檀兮,宜河干兮,河水清且涟猗。我将以其为田而食之,我命若金贝兮!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我与尔同乐而忘忧兮,岂不至哉?不狩不猎者,胡瞻尔庭之有郡桓也?不耕而渔,胡获鱼贝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彼小人兮,不知饥馑兮?坎坎伐辐兮,宜之河畔呵,河水清且直猗。不耕不读,胡顾田亩乎?不稼不穑胡取禾草三百镱兮七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夫君子兮,不素荤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夫民无食焉!坎坎伐轮兮,阴之河漏兮,河水清且沦猗。彼土高者兮,不耕田兮?不稼不穑者胡取禾三百国也?彼民惟以食为天兮,惟我独食其田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郡不猎兮?不耕不读,胡以食为天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诗经。伐檀》创作背景及文学地位等内容

本篇三章复沓,除换韵,反覆咏,更加强烈地表现了伐木者抵抗之外的情感,也可以对内容起一定的补充作用,例如第二章和第三章中的“伐辐”和“伐轮”,便点出伐檀的用途,还隐含着其工作没完没了;第四章“伐人”,则点明了砍伐者的身份和目的。其他章节猎物名称转换等。使读者明白,在砍伐过程中,剥削者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经济利益,反而遭到极大的损失。进而表明剥削者的猎获物,不论兽还是禽,大小,一概不客气,据为己有,显示其贪婪本性。此外,作者用夸张手法描写了伐木场面,并把它同现实生活结合起来,使人感到既真实又生动。整首诗直抒胸臆,叙述充满愤怒情感,没有渲染,提高真实感和揭露力量。同时诗歌语言简洁明快,具有强烈的节奏感和韵律感,为后世文人所推崇。此外诗歌句式灵活多样,由四言到五言到六言不等、七言以至八言,纵横捭阖,或直或讽,还让情感得以自由,充分地表达,堪称杂言诗的第一个典型。第三部分为诗歌艺术特色及价值分析。戴君恩《读诗臆评》谓其“忽而叙事,忽而推情,忽而断制,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牛运震《诗志》谓其“起落转折,浑脱傲岸,首尾结构,呼应灵紧,此长调之神品也”,对这首诗歌的艺术性均给予高度评价。从整体来看,“伐辐伐轮伐檀树”一诗表现出一种强烈的反抗精神和斗争意识。、更加强烈地表现了伐木者抵抗之外的感情,也可以对内容起一定的补充作用,例如第二章和第三章中的“伐辐”和“伐轮”,便点出伐檀的用途,还隐含着其工作没完没了;第四章以“伐木”为结束句,表明了这一事件已被推翻。其他章节猎物名称转换等。以及各种动物名称的变化,均表明他们的活动范围已扩展到整个森林。进而表明剥削者的猎获物,不论兽还是禽,大小,一概不客气,据为己有,显示其贪婪本性。第五章《伐檀》为《诗经·小雅·采桑》之后又一首具有代表性的杂言诗。整首诗直抒胸臆,叙述充满愤怒情感,没有渲染,提高真实感和揭露力量。同时诗歌语言简洁明快,具有强烈的节奏感和韵律感,为后世文人所推崇。此外诗歌句式灵活多样,由四言到五言到六言不等、七言以至八言,纵横捭阖,或直或讽,还让情感得以自由,充分地表达,堪称杂言诗的第一个典型。在语言上,也体现出鲜明的特色。戴君恩《读诗臆评》谓其“忽而叙事,忽而推情,忽而断制,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牛运震《诗志》谓其“起落转折,浑脱傲岸,首尾结构,呼应灵紧,此长调之神品也”,对这首诗歌的艺术性均给予高度评价。

诗经伐檀翻译作

砍檀树叮,将其置于河岸,河水清了,皱纹起了。你们是谁呢?你既没有播种田,也没有收获,你干嘛把三百亩庄稼拿去?你们不劳动也不施肥,为什么不把它们都吃掉?一年没有狩猎,为何满院都挂着一头猪?你们吃着草料,喝着泉水,却在河边烧火取暖呢!那些“君子”啊,不就白吃了哪样东西!

砍得车辐铿锵作响,放江边吧。你们在哪儿呢?河水清澈见底。你们不劳动也不种田,为什么不在田野里种玉米、大豆?你既没有播种田,也没有收获,你干嘛把三百亩庄稼拿去?你们为什么不种粮食给别人吃呢?一年没有狩猎,为何满院都挂着一头猪?那些“君子”啊,不就白吃了哪样东西!

砍伐车轮叮,放江边吧。你们把麦子种在田里,你们把麦子播到河里。河水清清旋起涟漪。你们不种地不养猪不养鱼,为什么不砍树?你既没有播种田,也没有收获,你干嘛把三百亩庄稼拿去?你们是什么人呢?一年没有狩猎,为何满院都挂着一头猪?那些“君子”啊,不就白吃了哪样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聚禄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xso.cn/1949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